首页MYSTU Web 邮箱 友情链接李嘉诚基金会联系我们English

全站搜索

快速通道


【南方日报】没有一分钱负债,向社会公开年度报表,汕头大学——把如何花钱关进“制度的笼子”
2013-03-01 14:34

【南方日报】2013.3.1   A13版

http://epaper.nfdaily.cn/html/2013-03/01/content_7169560.htm

 

记者 雷雨

    上月底的广东省“两会”上,广东50所省属高校负债近100亿元的消息不胫而走。高校欠债,这个“老大难”问题再次进入公众视野并引发热议。

    其实在广东有这样一所大学:没有一分钱银行债务,每年还像上市公司一样主动向社会公开年度财务报表,将学校上一年度的各项财务数据公诸于众。这样的举动在中国高校可谓绝无仅有。这就是被中共中央政治局原常委、国务院原副总理李岚清高度评价为“中国高教改革试验田”的汕头大学。

    有人会认为,同样是省属公办大学,汕大之所以是汕大,就是因为李嘉诚30年来持续捐资支持其发展。然而,财力雄厚“不差钱”真是零负债最根本的原因吗?

    ●南方日报记者雷雨 通讯员 余珊燕 发自汕头 策划:戎明昌

    大大方方晒“家底”

    很多高校讳莫如深的会计报表和数字,在汕大却作为宣传资料免费派发,其官方网站上还能查到2004年以来所有的年报

    2月18日—20日,第二届“与大师同行”活动在汕头大学举行,6位来自英美顶尖学府和科研机构的世界知名教授学者与25个省市的81名高中学生进行科学交流。一住进汕大学术交流中心,房间抽屉摆放的一本中英文对照的《汕头大学2011年报》吸引了很多国际大牌学者的注意,绿色白底的封皮上,“宽大清正 众必归近之”几个大字格外醒目。不仅如此,年报中还详细刊列了学校上一年度各项收支账项。

    很多高校讳莫如深的会计报表和数字,在汕大却作为宣传资料免费派发,汕大官方网站上还能查到2004年以来所有的年报。一所大学就以这样的方式,大大方方地晒自己的“家底”。翻遍整本年报记者还发现,汕大没有一分钱的银行贷款。

    “大学的一个重要决策是预算,我们的资金使用是非常透明的,每一笔钱怎么花、花到哪里,都在阳光下看得清。”国内首位外籍校长、汕大执行校长顾佩华说,“否则不管学校财力如何都可能出问题”。

    高校实施审计制度,并将财务状况以年报的形式公布出来,是港台地区及西方很多国家大学的一种通行做法,主要原因是大学资金很多来自政府拨款、学费、校友和社会捐赠,把资金运用情况公布出来,有助于社会信任。这种模式在国内还鲜有实践。

    财务问题一直是高校信息公开中的敏感问题。2011年12月,中国政法大学教育法研究中心发布的《2010-2011年度高校信息公开观察报告》显示,教育部“211工程”中的112所大学中,没有一所向社会主动公开学校经费来源和年度经费预算决算方案,也没有一家高校公布其财务资金的具体使用情况。

    用车经费超标自掏腰包

    2002年,汕大开始参照香港和国外院校的财务管理模式实行财务公开化。十余年来,已形成一整套被称作“阳光财务”的制度

    据汕头大学财务处长邹志波回忆,在2002年以前,汕大的财务制度跟国内其他高校无异。财务架构是分层管理,校、院及部分职能处室都有一套财务人马,这造成的问题是,财务分层越多,风险越大,财务信息基本不公开。

    “阳光财务”制度中,除了像上市公司一样公布年度财务报表,更重要的是成立了以教授为主体的预算委员会,主导学校财务预算工作,并建立了一套严格的财务审核制度。第三方的普华永道会计师事务所每年还会对汕大的财务报表进行外部审计。

    学校的预算草案通常要经过5—6轮讨论才能审核完成,如果预算委员会的教授们认为预算“看不懂”,还要将申报预算的负责人请到现场解释。

    不仅仅是财务信息公开,“阳光财务”改革还涉及更为关键的资源分配格局:预算开支优先向教学和科研倾斜,不属于优先紧急,或是可有可无的事项,就必须要压缩砍掉。

    为了堵住“公车私用”的弊端,汕大运用财政杠杆,于2005年启动了车队管理的深化改革,将校内各部门(包括附属单位)的公用车一律回收,集中由校车队统一管理。改革后,就连校领导也没有专车,如果要用车,就必须跟所有人一样提前下车单。每年,学校财务部门根据实际情况下达校领导及校内各单位的公务用车专项经费,年终结算如果有超支,就由各部门从办公经费中自掏腰包。

    “一整套的制度化监督才是问题的关键。”汕大预算委员会主席、执行校长顾佩华说,大学很重要的是资金怎么使用。汕大的预算执行是刚性的,有多少钱,就干多少事。如果要确保公平和公正,就要把钱放在公众的眼皮子底下,这样所有与它有关的事务也都关进“制度的笼子”里。

    校长只是“打工者”

    汕大实施校长负责制,但是其校董会对重大事项具有决策权,校长的权力有限,由多个利益相关方构成的校董会才是真正的管理者

    汕头大学的“阳光财务”改革已经走过了11个年头。最开始在校内也有过反弹和抱怨,经过十余年,现已变得跟空气一样习以为常。这其中,校董会的有效监督发挥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汕大校长尽管被赋予相当多的自主权,但重大事项仍须上报由多个利益相关方构成的校董会,一经决定校长也无权更改。

    在学校新一届校董会名单中,除了名誉主席李嘉诚和主席陈云贤(广东省副省长)外,另有董事23人,义务财务顾问和义务法律顾问各1人,特别顾问5人。23名董事中,除省市政府官员、学校领导和教师代表、基金会代表外,还包括龙永图(博鳌亚洲论坛前秘书长)、杨福家(中科院院士、诺丁汉大学校长)、李培根(中国工程院院士、华中科技大学校长)、林海帆(耶鲁大学终身教授)等社会知名人士。

    以扩招为例。2003年,汕大内部也有过是否扩招的争论。一方面,扩招能让更多的孩子获得上大学机会,另一方面,扩招能为学校带来政府拨款和学费收入的增加。但最终,汕头大学校董会否决了扩招的提议。当时董事会主流的声音是,扩招时机并不成熟,会影响在校学生的教育质量,也不利于学科结构调整。

    从2002年至今,汕头大学的实际学生人数一直徘徊在9000人至1万人之间,维持平稳。顾佩华坦承,汕头大学没有一分钱借债,除了背后有李嘉诚基金会的强力资金支持,也受益于没有大规模扩招。

    在汕大,不仅是扩招,包括允不允许向银行借债,需不需要建新体育馆等重大决策,都要由校董事会最终讨论决策。

    “在美加的大学,大学校长有点像上市公司的CEO,说难听点,也像是‘打工’的,是代表董事会来管理这所学校。”顾佩华说。

    大学不是行政机关

    没有人有绝对权力

    ■对话汕大执行校长顾佩华

    南方日报:这些年有不少学校到汕大取经,但听说很多人实地走一圈后说汕大的办学体制独特,学不来。汕大的经验可复制吗?

    顾佩华:我觉得最低限的是,我们以制度约束人的原则,其它学校都可以用,当然具体做法,还是要根据各个学校的办学实际来决定。

    南方日报:《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年)》提出,探索完善中国特色现代大学制度,您有什么思考?

    顾佩华:教育应该怎么做,怎么才能把教育搞好,中国社会一直都在思考。就大学而言,经过几百年的积淀,办学体制、观念以及与之相适应的方法等,已经形成了一整套的系统,这是人类文明的共同成果,不是西方大学的专利。有些经过实践证明的制度和办法,可以通过本土化后在我们的学校应用。

    大学不是行政机关,也不是公司,而是学术机构。没有人应当有绝对的权力,大家要在制度框架下自行其是地行使职责,共同治理。大学需要建立一套制度化的过程,让所有的冲动都经过公众辩论,把事情的过程置于阳光下。这样的结果未必是最好的,但一定不是最坏的。我相信,不管是东方还是西方的大学,这些最基本的原则是相通的。

    关于现代大学制度,就要在效率与民主、教学与科研、自由与责任、竞争与合作、监管与发展之间找到一种平衡。我认为由于大学自身特点和分权管理的性质以及与之相配套的制度和决策过程,导致大学是个相对保守的系统,任何企图立竿见影的行为,都可能违反办学的基本的规律。